不回去了

周江。江周可逆不拆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不混圈

【江周】尺骨 3

剧情严重压缩,抱歉。



分针指向三点半的时候,杜明又一次放下手中的游戏机,一手搭在好友的肩膀上,很是不解地叹息道:“我怎么觉得半个小时之前你就停在这儿啊?”他翻翻桌上的几张卷子,除了第一页写了几题,其他的还是一片空白。“亏我还怕你写不完特地抄了学霸的答案给你,就这样你还不写?”高中学生只要一天没去上课,桌子上的试卷就会堆积如山,杜明虽然嘴上那么说心里还是着急的,看好友一副完全没想动手的样子就只好自己抽出几张试卷开始抄答案,“哎,还是我来帮你吧。”

手中的笔不停,心下却觉得好笑,果然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小学的时候每次放假他总拖到最后一刻才开始着急作业,好几次做不完只好求助好兄弟,周泽楷每次都耐不住他的央求最后一起完成了犯罪,那个时候他还天真地认为因为有个好哥哥周泽楷才能迅速及时地完成作业,直到有次他们这种“合作”被江波涛发现,周泽楷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他才发现事实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美好,最后不知道是他们恳求了多久闹的江波涛退一步,还帮他们一起完成了,可惜最后被老师发现还被叫了家长,现在想来也许江波涛是故意的,这个哥哥从小心就是黑的。

不过想到这里杜明心情又愉悦了起来,现下这种情况,江波涛看了肯定会大呼有人带坏他家优等生弟弟,他一直觉得周泽楷乖的有点不像话,平常人时常有些不伤秩序的小罪恶是很正常的,循规蹈矩的太过反而让人担心,他一边模仿着周泽楷的字迹抄写着,瞥眼看到当事人软趴趴地把脸一侧贴在试卷上,一副“我有话要说”的样子。

“你今天好奇怪啊。”他说。


“噢~照你这么说,是江哥谈恋爱了?”杜明甩甩发酸的右手,翻了遍刚刚的战斗成果确定无误才又抬头看着烦恼诉说者。

照之前周泽楷那副欲言又止的苦恼模样,他还以为这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也和他一样有了青春的烦恼,搞半天居然不是。他是独生子不清楚这种兄弟之间的矛盾所在,换做是他的话好朋友有了对象也许会小小不爽一下,但是不会太放在心上,就算从刚刚周泽楷那番简洁到只能总结出中心思想的话中,其中说不定还删了不少他认为不适合透露的细节,但还是读出来一种过分忧虑。

“看开点,这不是很正常嘛,”他拍拍周泽楷的肩膀,虽然不想说,他觉得他这位好友才有点不正常,这样一张脸却白白浪费了,“别这么悲观,他不是没承认吗?说不定他们不是那种关系,”说到这儿杜明顿了一下,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大概还在发展中吧。”一句废话,不意外得到了对方一个白眼。

杜明的一番话让周泽楷很泄气,不是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而是证实了自己的确有些奇怪,回想起中午那番情形,他第一反应竟然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没敢和人打招呼,明明没做错什么,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他才发现手心被捏出了汗。

抛去早恋的苗头不算,同龄人这般年纪多少都是荷尔蒙发散的迹象,对异性的兴趣大于很多,或许更早的时候,周泽楷试图回忆起自己是否有这种迹象,脑袋却一片空白,唯一有印象的是小时候他很喜欢的一个频道,确切的说是点播台,没有特定的节目全靠观众打电话点播,然后从话费里扣钱,有段时间总有人点播《泰坦尼克号》中rose为jack做裸模那段,这部电影他们也看过很多遍,要他来说宁愿看最后生离死别的部分,虽然悲壮但也动人,这算是让他费解的地方,后来再碰到这样的点播没等他换台就被江波涛飞快地调频了,大概是再长大一点他才明白雪白裸露的胸部常为有意之人所意淫还有那时哥哥略带不自然的神情。

初中的生物课本上有着详细绘制的性器官的侧面解剖图,男性的,女性的,生物课没人认真听讲,书上的结构图倒被他们研究的透彻,课堂上私语不断。

周泽楷觉得自己联想得太过丰富,提到对女性的兴趣他的回忆竟充满直白或者隐晦的性暗示,就像他只是看到江波涛和女同学走在一起就幻想他们不同寻常的关系,他们甚至连手都没有牵。

过多的思虑让他很不舒服,周泽楷猛的站起来往卫生间走去,刚过客厅就闻到一阵刺鼻的焦味,他才猛然想起来期间煮了几根玉米,赶到厨房一看,果然水烧干了只剩下一面焦成黑炭的干棒头。

“唔,什么味道?碳了?”锅底已经惨不忍睹,周泽楷扔了垃圾泡了半锅水,拍拍手,“出去吃。”这味道一时半会儿散不了,他对赶来的杜明这样说。


不出意料,饭点的时候附近合适的餐厅几乎都是爆满,好不容易等到上桌客人走了,刚点完单服务员就过来询问拼桌的事,两个人都没什么意见,可是看到走来的两人时周泽楷的脸还是僵了一下。

世界上有那么多餐厅,他偏偏走进我这家。


餐桌上最尴尬的事莫过于一方的餐点上桌了,另一方还在等待。周泽楷默不作声地吃着,仿佛坐在对面的不是他的哥哥还有…绯闻女友,只是两个陌生人。有些尴尬的气氛在他们这桌蔓延着,杜明还时不时说上两句,新来的女孩也非常腼腆,除了江波涛,其他人都有些许的不自然,还好侍者及时的上菜打破了局面。

“唉?不是说不要放辣吗?”

侍者慌忙对了下单子上的附加要求才发现出了差错,本来是可以换盘新的,江波涛想了想还是有些麻烦,“没事,我和你换吧,我这个不辣。”

“你可以吃辣吗?”少女明显也有些不好意思。

“还行。”听闻此话周泽楷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江波涛觉得还没吃就觉得脸烧得有些火辣辣的,也许在说谎这件事上他们兄弟有着惊人的同步率。

饭还没吃到一半江波涛就尝到了苦果,口腔发麻连带着鼻腔也有些刺痛,目光一瞥不知何时右手边多了杯冰水,他抬眼看了看对面,周泽楷还是安静地一勺勺进食,仿佛平常一样,如果不是这杯水正好摆在自己右手边的话。


出了餐厅,他们基本上算是要分别了,从刚才开始江波涛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虽然别人不一定察觉到,但是周泽楷一边对他冷处理一边又突然有了心情,他心里顿时干涩涩的。

不知道是终于离开了人声嘈杂的环境还是刚刚品尝到江波涛自食其果的窘态,周泽楷勉强露出了笑容,连对着杜明不怀好意的调侃都无视了几分,他觉得之前的确是自己想多了,怎么会有女朋友连男友的口味都不在意呢?

他就这么笑着又回头望了眼另一条路的两人,却看见了他们不知什么时候紧握的双手。



tbc

评论(2)
热度(3)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