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密码密码好像不对?!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从爱到爱过,我也是如此无情

不混圈,发病期

【江周】尺骨 2

分不清是热醒还是渴醒,周泽楷在一番燥热中醒来时天已大亮,长时间蒙在被子里使他出汗过多,还有些缺氧导致头脑发胀,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纠结了好一会儿才伸手去摸床头的闹钟,一看已经将近十点半了。 

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缓过神来,他貌似早上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赖掉了今天的课程,床头柜上还有感冒药和一杯早已冷掉的水,父母的关心让周泽楷更生愧疚,他不是个爱撒谎的孩子,更不会因为一时偷懒而逃课,只不过那时候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下意识就推脱掉了,然后就仿佛不给他后悔似的又坠入了梦乡。

超过十个小时的睡眠不仅没有令人得到满足反而多了几分倦乏,精神纵然已经苏醒清明,身体却还跟不上步伐,房间里闷热的空气渐渐和体温相调节,捂了一晚上的汗液就这么粘稠着,周泽楷气恼地不想思考突然逃课背后的真相,一把揪过江波涛的枕头泄气似的蹭着脖颈和脸颊上的汗渍,可怜的枕头像是代替它的主人受过似的被蹂躏的皱巴巴。

然而摩擦只会产生热量,周泽楷觉得自己仅有的力气也被抽走了,就在他无力的躺在床上挣扎着要不要起床觅食的时候,耳朵捕捉到了房门搭扣的旋转声,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下意识地钻进了被窝,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以一种极不舒服的姿势蜷曲着,偏偏胸膛就和打鼓似的敲个不停,就算是这样他还是不敢动,头顶的被子突然被扒拉开来,微凉的触感轻贴在额头上。 

“哥…哥?”开口的瞬间他才发觉喉咙干涩地发紧,连忙咳了两下才缓和了些。他转过头去,只见江波涛穿着初中时的旧家居服,少年的身体抽条似的生长让这件衣服仿佛挂在他身上,露出了一截腰线,头发凌乱显然是刚刚起床还没洗漱好的样子,脸色也没有那么健康。 

“醒了啊,”江波涛一进门便感受到了房间不同于常的闷热,床上的一团的拙劣伪装被他一眼识破,周泽楷虽然面色略微发红却是一副被热气蒸过的模样,不太像是生病的样子。看他去拿床头柜上的冷水就伸手阻止,“别,我给你倒新的,”话这么说却没立马离开反而靠着床沿坐了下来。

 “妈妈说你也病了,被传染了吗?”江波涛想去理理弟弟贴在额头的短发,稍一停顿却被躲开了。

“没有。”周泽楷僵硬地别过身去,像个闹别扭的小孩独自赌气,微颤的声线却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和不安。

“你撒谎?”江波涛表现的不可置信,随即他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激了,“没事,我不会告状的,别捂着了,脸都红了。”他安慰式的巴住周泽楷的双肩试图让他面对自己。

周泽楷心虚的望了眼自家哥哥,这才放下了手里的被子,怀中的枕头也适时滑落下来,自知自己做错了事拍了拍枕头放回了原处。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问。 

“四点多吧,看你睡了,我去客房睡的。”江波涛无奈又有些好笑的望了眼自己有些变形的枕头,摸上去还有些黏糊糊的,见弟弟又进入了发愣状态,揉了把他的脑袋说道:“别楞了,把衣服脱了。”

“啊?”周泽楷不明所以。

“啊什么,看你把自己热的,都是汗,衣服脱了洗澡去,我去弄点吃的。”说着就开始赶他下床整理被子。

周泽楷也觉得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乖乖的脱了上衣,一弯腰惊觉后腰初一阵刺痛,忍不住呲了一声,“怎么了?”江波涛闻言一看,弟弟的后腰紫了一块,发白的皮肤上部着不规则的深色淤血看起来甚是可怖,心下一跳,“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语气有些急促,隐隐带着怒气,但更多的是担忧。

“没,自己撞得。”才撒过谎又来一个,周泽楷心里叹气自己怎么张口就来,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技能,不过为了隐瞒事情真相他觉得自己撞得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真的?”江波涛看着言之凿凿的弟弟,心疼地观察了下伤处,“确定不要去医院看看吗?我觉得有点严重。”说着轻轻按了按伤处,周泽楷又是一阵龇牙咧嘴,“啊对不起,还是很疼吧,要不还是去……”这回换弟弟不耐烦了,“哥哥啰嗦。”周泽楷半推着,拿了衣服就转头奔向浴室,关上门还听见江波涛隐隐约约问了句吃什么,“随便!”听着脚步声逐渐远离才松了口气。 

打开花洒,漫不经心的擦拭着,后腰还一阵阵发疼,他不由得又开始思考起昨天的那个“谣言”,说是谣言,其实只是令他咬牙切齿的真相。

他们太不相像,不只是相貌。

周泽楷觉得自己没什么特长,唯一的优点算是他是个很专注的人,无论做什么,这件事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只要做了就绝对会专注到底,这样下来他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江波涛不一样,他更愿意腾出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即使那件事和学习无关,不过他自诩为弟弟的榜样,一般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来,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两人的差距也就逐渐暴露拉大,后来江波涛去了另一所学校也是他说服了父母,这一点周泽楷虽然没有明确表明过,但是他真的很佩服哥哥那种游刃有余的与人交流的技巧,让他和那么坚持体制的父母谈这些是基本不可能的,所以不管外界的标准是怎样,江波涛一直是他的标杆。 

这样的人却一脸平静地说出“没有我你也做得很好”的话来,一时间只让他欣喜又脱力。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洗得够久了吧,快出来。”

“马上。”说话间他发现手指都泡的有些发白,匆匆擦了两下就穿衣出门。

 

饭桌已经摆好,周泽楷有些嫌弃的搅了搅碗里的红豆粥,连续几天都是红豆粥让他有些反胃,江波涛递给他一杯水,“没喝洗澡水吧”,明显哥哥不知道他的苦楚还在调侃着刚刚他要水喝没喝到的事件中。不过想来他们兄弟俩的确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这样平淡的相处显得弥足珍贵,周泽楷决定先放下对红豆粥的成见好好吃饭。

吃完饭周泽楷就懒散地躺在床上,江波涛试图拉他起来却反被拉到床上,后来干脆就放弃了挣扎一头扎进了被窝,本来他还保持着以前睡觉只穿内裤的习惯,这次脱完上衣后却迟疑了下,没继续。

“你冷吗?”

“不冷啊。” 

“那你怎么一直往我这儿缩?”

“…冷。”

“那我调高点温度。”

“不…”周泽楷的声音糯糯的从被子里传来,听得他像是被羽毛扫过了心尖,他默许了这种类似于撒娇的行为,尽管这个位置让他都快要从床沿掉下去。

 

第二天大早江波涛就起床往学校赶,就算是周末高二生也安排了早自习,周泽楷赖了他一会儿,最后没办法还是放他走了。

 往常对高中生来说无比珍贵的周末现在却显得十分漫长,好不容易晃晃悠悠熬到了中午,他掐准了时间出门前往哥哥的学校,莫名的流言始终令他不安,心头像是积了一堆愁云。

下了站台还有段路要走,周泽楷看了下手表,走过去差不多也该下课了,他正掂量着从哪个方向过马路,一晃神却看到本来应该还在课堂上的人现在却出现在街道上,身旁还有一个女生,笑逐颜开。 

撒谎。


tbc

评论(14)
热度(30)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