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密码密码好像不对?!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从爱到爱过,我也是如此无情

不混圈,发病期

【江周】尺骨 1

江波涛是抱养的。

时隔几年后居然又在新学校听到有人偷偷议论这个话题,周泽楷还是有些惊异的,别说他们一家从城东搬到了城西,原来大概知晓这个八卦的人都趋于远离,何况现在江波涛还不是他们学校的。

“就是那个周泽楷的哥哥,对啊,他是抱养的吧。”

“难怪他们长得一点都不像…”

“别说了,人来了。”刚刚七嘴八舌的几个人一下子散开了,佯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当事人却不准备放过他们。

原本周泽楷刚刚升上高中还不是特别适应,虽然不善交际但是本着与人为善的准则再加上低调为人,与新同学相处的还算不错,所以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

“传播谣言,无聊。”此话一出,方才交谈的几人面色不佳,首先发话的那人一时脸上挂不住想要上前几步理论却被同伴拦了下来,“别,算了。”另几人也纷纷劝阻,这才没有挑起事端。

失败了,也不是他想激化矛盾,一方面这让他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另一方面无论是谁突然谈到这件事都会令周泽楷心里一紧,事实的真相他再清楚不过了。

“让让!”周泽楷想的出神,突然一股力量就推撞到身上,脚下一绊就狠狠地撞到了桌角,后腰一阵发疼。

撞人的那个是班上出名的恶霸,毫无诚意的说了句“没注意”,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明显一副你没长眼活该的样子。刚才聊八卦的几个人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周泽楷这才稳了稳神色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心里更是狐疑,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了谁,这让意图看好戏的几人好不失望,“什么啊,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

“老师来了!”不知道谁说了句,大家这才群鸟散去。


晚自习下课铃响,涌往校门口的人群熙熙攘攘,但大多是疲惫不堪,门口又被前来接孩子的家长堵住,从出教室到骑车到路上这段路就变得漫长无比。

往常周泽楷倒是不介意,反正没有人来接他回家,顺着人流漫漫推车出去也不着急,今天的天却显得有些急躁,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收到了妈妈的短信说是江波涛生病了,现在在家休息,让他回去的时候注意照看一下。

周泽楷记得今天很不巧父母都会晚归,不然也不会发短信让他照看,不过更让他着急的是江波涛生了什么病居然让一个月都没回家的人回家了。

提起这个,周泽楷更是一阵烦躁。原本两个人都说好去初中直升高中,结果中考后江波涛突然改变主意去了另一所学校还强硬的要求一定要住校,父母倒没什么意见,只是苦了周泽楷,他不想去不熟悉的地方,原本两个人就相差一岁年级不同,异校让他更不舒服,住校又是什么概念?明摆着想甩开他。抱着这种赌气的心理,周泽楷硬是坚持了原来的选择,更让他生气的是这点江波涛没有任何意见。

回家的路上同行的很少,清冽的晚风也吹不散周泽楷乱如麻的心绪。又纠结又担心,周泽楷架好自行车后小小地吸了口气才踏上台阶往家走去。


家里漆黑一片,只留兄弟俩的房间还有荧荧微光。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洗漱完毕才轻手轻脚地进屋,四周很安静,不小心踩出来点声音显得无比刺耳,还好江波涛没什么反应。

一月未见到不会让周泽楷产生什么陌生感,眼前的人面色绯红,吐气有些沉重,虽然贴了退烧贴但还是一副烧得厉害的样子。难得见江波涛这么脆弱的样子,印象中总是他容易生病,不过江波涛每次都能把他照顾的很好,此下轮到自己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药也吃了,退烧贴也贴了,周泽楷略略用温水帮他擦了擦脸,就蹑手蹑脚地爬上床越过江波涛躺到床内侧去了。

周泽楷看着身旁人的侧脸心里愈发的难受,为什么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呢?难道不到撑不住的时候就不愿意回家吗?虽然满满的抱怨,不过他还是深知自己就算是平时也绝对不会吐露心声的,要不然不至于到现在还搞不明白为什么江波涛会突然疏远他,即使对方再三强调他只是想换个环境没有别的意思。

“谁信啊。”一声叹息在空气中微不可听,很快就消弭了。

周泽楷凑过身去,一只胳膊环过江波涛的脖颈攀在他的肩头,两颊相贴,异于常人的高温就这么贴着皮肤传导过来,江波涛嘴里喃喃自语不自觉的就附上周泽楷放在他胸前的上臂,两人亲昵相依让他觉得他们关系还像以前那样好。

感觉也不过两三年的功夫就变得有些遥不可及,从前周泽楷简直就是江波涛的小影子,弄得他那些个朋友们都喊他“小跟屁虫”,周泽楷也不反驳只是乖乖的呆在江波涛的身后,他不是没地方可去,只是单纯的不想离开而已。现在想来,也许当时江波涛就烦了这么黏人幼稚的兄弟以至于上了高中就迫不及待甩了他独自住校去了。

断断续续地想起以前的时光让周泽楷觉得很不舒服,眼皮也愈发的沉重,最终一时间房间里安静地只剩下两人交错的呼吸声。


梦里浮浮沉沉,他仿佛掉进了一条湍急的河流,四周茫茫一片,只能依附着一根浮木的他挣扎无措,被河水推攘着向前。

“呃…”周泽楷在掉下万丈深渊的前一秒被惊醒,不知何时父母都回来了,四周大亮。

“吵醒你了,继续睡吧,他烧得太厉害了得去医院。”

“我也去。”周泽楷说着就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却被父母以明天还要上学为由打断,他只好怏怏答应。

“这孩子,真是,抱的这么紧…”

四周又暗了下来,周泽楷却没有听言乖乖睡觉,身旁空空如也顿时心里也空落落的。热源消失了,本来准备松松被子散气却下意识钻了进去,被子里还残留着灼热的气息,混合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牌子的洗发水味道,还有略微苦涩的药水味。紧贴肌肤的触感犹存,他不停地用手指摩挲着床单试图消除这异样的感觉,却依然挡不住身体一阵阵发烫。

好热。


tbc

评论(24)
热度(59)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