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密码密码好像不对?!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从爱到爱过,我也是如此无情

不混圈,发病期

【江周】姻缘签 2

前篇设定点此


“考虑好了吗?”主选人目光炯炯地盯着江波涛,这句话他已经问了不下三次,但看起来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样子,有一种如果没想好我待会儿再来问一遍的架势。

江波涛现在真是骑虎难下啊,在他不长的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艰难处境,他已经从之前莫名其妙和一个男人牵线的震惊中脱离出来了,毕竟在等待所有人都完成抽选又完成缔结姻约的过程中天色已晚,围观人群都散了,现在只剩他们俩了,行不行,一句话。不行的话,大不了他再等三年,反正他不急,关键的是周泽楷的意见,毕竟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可惜的是,这么长的时间里,他慢慢消化了这奇怪的事件,却始终没从周泽楷的表情里看出一丝端倪,之前在人前他不好搭话,后来人群散了他也没得到周泽楷的准确回话。

主选人再一次没有得到江波涛的回复后转攻于周泽楷,江波涛觉得这根本是在做无用功,周泽楷明显是不想开这个口,也许在等他开口?他摸不清,不过他还是能看得出今天周泽楷自从开始抽选的时候面部就和带了个面具似的,看不出喜乐。

这边周泽楷却没有江波涛想的那么多,不过有一点倒是对的,他在等江波涛先开口,无论是什么样的选择他都可以接受,婚姻什么的他一点都没兴趣,确切的来说就是他恐婚,所以和另一个人共度余生,无论那个人是谁,都显得无关紧要。一般来说恐婚的人都是经历过什么或者看到旁人的遭遇尤其是会受父母间关系的影响,但他不是,单纯的没兴趣吧,城里的人大多对他趋之若鹜,他却显得避犹不及。拖到现在才来也是想给父母个交代吧,就是可怜了江波涛,他事先特地来月下祠打探过,主选人倒是很给他面子的告诉他这次的姻缘奇特,另一半是个男人,他这才放心的来参加,以他的常识这样的婚姻应该没人会认同吧。

本就是抱着不纯的目的来的,现在他不好意思再先开口拒绝,结果等啊等,江波涛比他还能耗,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眼看着天色渐晚,主选人不厌其烦的提醒着他们,两个小童倒是有些倦意了,一个都开始不停地打着哈欠,门外一阵阵冷风吹来夹带着湿气,似是要下雨了。

太难受了,周泽楷缩了缩脖子,他是个不喜欢给人添麻烦的人,所以等再一次轮到自己的时候,他决定先了结这桩事,然后他觉得脖子有些僵,上下晃动了下,就听到主选人“啪”的拍了下双掌大喝一声“好!周公子同意了!”

他同意了?什么时候?这个人是怎么在自己一句话都没说的情况下看出来的…再说了,他本来是想说“不”的。周泽楷转头看向江波涛,不出意料,后者处于目瞪口呆中,现在他有种逼良为娼的感觉。

主选人兴冲冲跑到江波涛身边,有种大事已成的气势,“江公子,快做决定吧,别再盯着人看了,之前在院堂前还没有看够吗?”

“我哪有…”江波涛下意识就为自己辩解,他知道这话在揶揄之前傻楞楞盯着周泽楷出神的那件事,赶忙补救形象。

“切,我也看见了,你别想耍赖!”说话的赫然是刚刚哈欠连天的那个小童,说罢他就被身旁的同伴拍了下胳膊,“别乱说。”“我说的实话嘛。”被打的那位瘪了瘪嘴,有些委屈的小声辩解道。

江波涛已经不敢看周泽楷的表情了,刚刚的那番推脱显得格外矫情,搞得他好像早有预谋似的引诱周泽楷先回答,在他考虑是不是之前得罪过这月下祠的什么人之前,终于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好。”

两个人像木偶似的被牵引着完成了仪式,至此这桩婚约算是结成,只需要双方再商榷举办婚礼即可。这仪式过程算是比较有意思,但这两人整个过程心中想的都是“完了,他肯定以为我早有预谋。”


“这伞给你,我先走了。”雨还是不负众望的落了下来,江波涛一看周泽楷两手空空就大义凌然般将伞给了他,没等对方回话就一头栽进了雨幕之中,没跑多远他就后悔了,雨看起不大还是糊了他一脸,亏的他地这么滑也没摔倒,不过到家门口时还是一身狼狈。

“少爷?你不是带伞了吗?噢~给未来夫人了吧~”开门的是小厮江玉,眼看着他家少爷落汤鸡般的样子忙给他撑伞但嘴上还不忘打趣一番。江波涛现在浑身湿透瑟瑟发抖,没有一丝心情和他抬杠,要不然照平时俩人早就大战三百回合了。

在他打了第十三个喷嚏之后刚好洗完澡擦头,等姜汤的途中顺便理理今天发生的事,照江玉的说法,看来因为突然的大雨让这件奇特的姻缘还没有扩散太多,最起码还没有传到他家附近,这倒是让他暗暗舒了口气,但随后又纠结起来,这让他要怎么和母亲大人解释呢?

“表哥!”突然的声音吓得江波涛手一抖,抬头望去推门而入的是小他一岁的表妹,显然是听闻他回家就匆匆跑过来了。

这局面真是麻烦透了,本来家中有意撮合这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表兄妹,奈何他实在是对活泼过度的表妹没有那种心思,要不然也不至于就这么答应去参加抽选,他还是比较喜欢那种文静温柔的女子…或者男子?

“呵呵,怎么了?这么晚跑过来姑父姑母可是会担心的。”幸亏他衣服穿的整齐,不然传出去影响太不好了。

“你今天去参加姻缘签抽选了啊?”果然是这件事,江波涛不由得头疼起来,心下暗自思索起来怎么安抚她。表妹啊,好男子多的是,别为我伤心了。

“对啊…”“那周公子也去了吧!结果呢?”可惜他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却听到这个不是很想提起的人,一阵心虚。

“他…抽中了。”江波涛说的模糊,一时间实在不知怎么叙述这件事。

“啊?呜呜呜呜…周公子…呜呜呜呜…”表妹一副痛失所爱的样子,就差捧心呕血了。

不是,表妹,我一直以为你心仪的是我?江波涛啼笑皆非,一下子从意中人变成了情敌?

“到底是谁?是哪个小浪蹄子?”

是我。

表妹还在哀嚎声讨中,这事他的确清楚的很,但他现在不能说。一定会被打死的,女人疯狂起来也是很可怕的,他想。


这番周泽楷的境地倒是比他好了不少,有了江波涛舍身送他的伞一路顺利的回了家。起初他也奇怪为什么江波涛不和他共用一把伞,后来想想也许是不太想面对他吧。

回家之后他倒是如实禀报了父母发生的一切,周家夫妇也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安抚他道“没关系,过两天我们亲自上门拜访江家,先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

“之前想抢我媳妇,现在又想抢我儿子…”说话的是平时也不怎么出声的周父,说的话却是甚为古怪,“你瞎说什么废话。”“我委屈…”“你有什么好委屈的?”周母对儿子倒是非常温和大度,但对自己丈夫却是毫不客气。周泽楷听罢也笑着摇摇头,先行告退了。

这个抢媳妇的典故倒也不是胡来的,话说姻缘签诞生也有二十多载,周母那次正赶上第一波潮流,没想到她第一次抽选竟是和一位女子,二人当即放弃,这件事也就被当作一次失误略过,如今这些年过去也只有当事人和身边人还记着吧。


“母亲,你说的是真的?”终于哄走了表妹的江波涛在听完江母的一番讲述后差点把姜汤喷出来。

“是真的,我倒是觉得这注定是一家人还真是要变成一家人的。”江母若有所思,走之前意味深长地看着江波涛,后者被她看的发毛,他深知母亲大人不是好应付的,这个故事倒真是让他有种母债子还的感觉。

他现在很头疼,这回是真的头痛。猛地一拍大腿,“早知道多什么嘴啊!”这下好了,不仅会全城关注他的婚礼,而且还会这种热闹可能会持续好几月,几年?

真是风光大发了。



tbc

评论(5)
热度(46)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