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密码密码好像不对?!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从爱到爱过,我也是如此无情

不混圈,发病期

【江周】姻缘签 1

先打个1吧,不会太长。
有年龄操作。


江临城今日有些清冷。

有些小贩们早早就收了摊子铺,商铺倒是开的照常,只是顾客寥寥,街道也没什么人闲逛。

只因今天是一年两度抽姻缘签的日子。

江临城原是个小城,如今虽未扩建,人口也不多,但却颇有名气,原因无他,正是二十五年前连牵无数金玉良缘的姻缘签。

二十五年前姻缘签之法被一位老者带入城内,那时少有人信服,以灵力注入签内选定姻缘的方法太过于玄虚,但也有些担负不起媒妁之言的贫苦人家前来求签,姻缘签虽然方法奇特,却不需花费太多钱财,一时之间也倒有了一席之地。直到县令女儿也摒弃旧法而以姻缘签择夫,才算是又掀起了一股浪潮。几年下来,以姻缘签结缘的夫妇倒也过得幸福美满,传承下来,多年后,江临城已少见媒妁之法,反倒以姻缘签为先。

江波涛一早就被母亲捞起来准备参加姻缘签的抽选,六月天气温已逐渐升高,还未到午时,太阳也晒得人脸有些发红。按规矩,女子及笈或男子束发后每年都有机会参加姻缘签抽选,江波涛自认为不急着成家,今日一行总有些不情不愿的,奈何母亲早些时日就开始积极准备,他明白母亲打的什么心思,今年城中好几位才子佳人都参加了抽选,姻缘签是从参加者中抽取两两配对,她定会催促着自己去参加来寻得好姻缘,不过虽说抽取率几乎全中但往年也有落选之人,他想着也许自己还没等到好时机就落选了,最终这话还是被母亲的神情喝止住了。

“哎。”江波涛看着有些寂寥的街道,虽然参加抽选的人不多,但他估摸着大多数人今天都往城郊月下祠观望去了,心里烦躁的很,少年心气还是有的,虽然作为江家米铺的独子不仅在一众同龄人中人缘好,在长辈心中也是名声极好的,但摆在那些个书香门第或名门望族面前,自家出生就显得有些小门小户,尤其今年轮回书局的公子周泽楷也参加了。

周家不算什么书香世家,周父早年间考取了秀才,同年和周母缔结良缘,本是双喜临门,周父却没有继续争取仕途,反而就这么开了个书局安定了下来,听闻周母性情有些泼辣,不过不曾见两人闹过什么矛盾,更颇具鹣鲽情深之风范。而周家公子更是生的面冠如玉,待人谦卑和气,就是不怎么喜好出门。即是如此,翩翩公子的佳名也远扬百里。

说来也怪,这位周公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年年拖欠,已然到了弱冠之年才堪堪第一次参选,往年他没参加的时候城里的大小姑娘有的庆幸自己还没到年龄还有机会,有的却是过了年纪拖欠不得,毕竟父母那边是交代不了的。今年却是大丰收年,不仅有几位朱门子弟大家小姐参选,连这位意想不到的人物也出山了。此前消息一出,民众间就小小的沸腾了一下,可想而知,这绝对会是今天的重头戏,相比之下他人的姻缘之结就显得黯然失色。

想到这里江波涛就失了几分兴奋和紧张,倒不是他对这位周公子有什么意见,毕竟暂时还没有什么心仪的姑娘,也不是有什么特殊喜好对他心存暗恋。只是出于一个少年有些天真的想法,毕竟是人生大事,他也有些小小的盼望,不过在江临城的传统下,越是受到大家关注和祝福的姻缘越能长长久久,这话虽是虚的,有这么个名头都是好的,这下一闹,谁还会去关注他娶得哪门哪户,甚至可能未来妻子也是冲着周公子大名而去,他觉得自己就是个陪娶的,一时有些气短,脚步也快了些。

“少年郎,这么行色匆匆的是赶着参加姻缘签抽选吧,抽个好签啊!”路上的行脚商见他面色红润脚步匆匆还以为是兴奋所致,江波涛一时也无暇顾及,“借您吉言。”匆匆道谢便赶往城郊。说是不情愿,但已经准备去了就还是要认真一点,姻缘签的抽选没有先后之分,不管去的多早都要等所有人到齐后开始,不过去的越早的人显得越虔诚,迟了的人也显得不庄重。之前路上一直磨磨蹭蹭的,等他满头大汗赶到月下祠门口时,门前已经挤满了人,一丝不漏,一时竟找不到缝隙挤进去。

“麻烦让一让,让我进去…”江波涛挤不进去声音也被人潮淹没,一时有些丧气,差不离他今天也算是主角之一吧,居然就这么被挡在了门外。他四下查看有什么其他入口,却发现有个人不紧不慢地才走过来,仔细一看,正是他刚刚腹诽半天的那位书局公子。江波涛好交友,早前也听闻周公子之名有意结交,却总是阴错阳差失了时机,这会儿周泽楷一脸清风明月地徐徐踱来,仿佛不是来选定姻缘,而是渡仙来了。这倒让他想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们正面交流的时候,那次他和几个伙伴跑到轮回书局附庸风雅,恰巧遇到周泽楷代理掌柜,说的大概也就是结账几文钱的这些话,没有过多的交流就被同伴拉走了,纵使如此,他也觉得此人应是个光风霁月般的人物。

“江兄好。”倒是周泽楷先开了口。

“周公子有礼。”这番他回过神来回了礼。周泽楷客气地笑笑,四下发现无处可入,也不着急。人倒没有和他面面相觑,而是跑到一棵槐树下望了望,江波涛正奇怪周泽楷在搞什么鬼,只见周公子冲他招招手,他只好乖乖过去。

“后门走。”周泽楷附耳小声道,说罢便拉着江波涛的胳膊走了条小路,没一会儿便看见了一扇门,应该就是周泽楷所说的后门。江波涛没来过月下祠,临了还是靠母亲给的地图记忆路线的,就这样还摸索了一番,自然更是不会知道什么后门所在,他将信将疑得跟着周泽楷,没想到他如此轻车熟路的便找到了,心里更是奇怪,按说周泽楷也该是第一次来这边,月下祠位于城郊,虽然平时会有寻求姻缘的男女过来参拜,但依周泽楷的性格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才第一次参加抽选。

周泽楷轻敲三下却无人应门,便自行推门而入,见江波涛还在愣着,狡黠地眨了眨眼示意他跟着。纵使江波涛现在有万般疑问也只好压下心头,他们到达院堂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江波涛确定他看到了侍事小童鄙视的眼神,等他匆匆找了个蒲团坐下后,下意识就去寻周泽楷的方位。周泽楷端坐在他的斜角右上方,目视前方不知道想些什么,直到现在他还觉得周泽楷这样的人不适合娶妻,因为他实在无法想象出将来站在他身旁的会是怎样的女子,这种微妙的感觉大概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慢慢滋生了,刚刚的眨眼令他又多了一分异样,总之,不妙啊。

江波涛这般看得出神却浑然不知早被当事者知晓,直到猛的被情缘钟声惊醒,掐了下自己的手腕,暗骂自己不知道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家娶不娶妻关他什么事,假装正经的端正了下态度,自然也就没看到周泽楷的那抹偷笑。

情缘钟声敲响寓意着姻缘签的抽选正式开始,庭前正坐着一位老者,是今天的主选人,只见他运气于指尖注气于案前的木签之中,两只木签便悬浮于空中晃晃悠悠地飞向院堂前的人群中。每次都抽选的木签都是成对的,上有编号,前者为夫后者为妻。只见这两支木签在空中寻觅了一番便自行掉落于选中之人的怀里,至此,获得这对签的第一对就算是差不多成功了。之后还有缔结姻约之类的步骤要完成,那也是所有签都抽取完毕的事了,所以,往往完成所有事情需要大半天,还不包括之前等待开始的时间。

往年因为男女比例不一而没有抽中的或者对结果不满的都可以先行回家,不同的是没抽中的下年可以继续参加,而退签的需要再等三年才能参加。今年虽然参加的人多,但也异常的顺利,不一会儿已经十六对配对成功,下一对排号是,三十三,三十四。

这对签像是调皮似的,晃晃悠悠的就是不肯下来,在空中绕了一圈又一圈,终于有一支迎面向江波涛飞来,“啪”的一声差点没拍他脑门上去,就好像是江波涛故意把它撞下来,江波涛连忙抓住木签拍拍衣摆有些艰难地站起来,顾不得四周隐隐约约的笑声就张望着寻另一支签的去处,奇怪的是没有人站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莫不是那姑娘不满意想走了吧,已经有人恶意的猜测道。


直到被小童请到一边的入位席,江波涛还觉得刚刚是他糊涂了,看错了,或者说,是搞错了。他的缔结人怎么会是周泽楷?但当他抬头看了看前后,人家都是男女配对,就他们,两个男人,异常诡异。

真是搞错了吗,他有些认命地想。

刚刚的场面有些僵持不下,就当江波涛以为没人出来应和的时候,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站了起来,周泽楷,而他手中赫然是另一支木签,三十四。

江波涛愣住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反而是周泽楷一脸坦然地自行走到了入位席等待。这过程中整个月下祠都安静无比,没有人意料到会是这种结果,顿时鸦雀无声。直到一声惊呼打破了沉静,有位小姐差点晕厥过去,幸得被身旁的女伴扶住,人群一下子又沸腾起来,“搞错了吧?!”“怎么可能?”大家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仿佛这奇特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从来没有过两个男人配对成功的吧?这番主选人派了小童下来维持秩序顺便把已经魂离的江波涛带到一边,江波涛又顺利地收到小童的一个白眼。

不管怎么样,抽选还得继续,不过接下来就算有什么样的奇怪组合都引不起旁人的兴趣了,除了还在待选的人,大家都死死盯着这两位新出炉的签中者,难道江临城第一对夫夫就要这么诞生了?


tbc

评论(10)
热度(29)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