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周江。江周可逆不拆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不混圈

【江周】拒绝差评,从我做起 9

看的文少,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期末复习断更,预计到下个月初,也许会出来诈尸。



爱一个人和性别无关。

这句话直说对了一半,爱是灵魂相伴,但是异性恋不会爱上同性,同性恋也不会爱上异性。

江波涛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从来不会去招惹直男。

所以当他听到周泽楷非常直白而又厌恶的话语时,下意识撒了谎,至少别让他厌恶自己。

也许之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现在是该醒醒的时候了。

慢慢疏远吧。


其实周泽楷比江波涛想的要机灵,“我也是。”此话一出,他就发觉不对,江波涛在撒谎,他在掩饰什么。

“你是吗?”周泽楷小心翼翼地问道。

“呵呵,被你发现了。”江波涛答得坦然,心里早就凉成一片,手心也出了汗。

“抱歉,没别的想法。”自觉说错话的周泽楷道歉的诚恳,他的确对同性恋没什么想法,只不过是因为个人经历才那样说,现在新晋哥们无辜中枪,他生怕江波涛误会什么。

“没事,正常,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你不用道歉啊。”

一点都不像正常的样子,演技太差。

周泽楷默默的在心里给他打了个差评。

为了不让他们友谊的桥梁说塌就塌,不想在这个时候产生间隙,他决定和江波涛表个决心。可惜,他真的不是什么善于表达内心的人,说得再多也不如做得好,这是他一向的处事方式。

两个人各怀鬼胎,江波涛操纵着无浪走位,明显想装作没什么事的样子糊弄过去,周泽楷也有些百无聊赖,场面有些僵持,他只好随手拿过手机,有条新短信,物业发的。

划开一看,今天晚上八点到明天凌晨停水?!再一瞧发送时间,早上八点。物业显然已经给了足够的时间来储备水,是他自己没注意。

这下麻烦了,这种天气停水太令人难受了,除非…

“能不走吗?”

“什么?你想留宿吗?”江波涛看到周泽楷点了点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周泽楷将手机屏幕对着他,给他看短信。

之前他的确是想方设法要把周泽楷留下来睡一晚,虽然现在看来情有可原,但是没想到却是在这么尴尬的局面下周泽楷主动提出这个要求。

这已经不是天上掉馅饼了,这完全是这个馅饼跑到你嘴边,还冲着你说“吃啊,快吃我啊。”

周泽楷还在等他的回答,那小表情,拒绝了还是人?

“行啊,但是家里没沙发,打地铺也不太可行,要睡的话就只能睡一张床了。”他说的暧昧,试问哪个直男愿意和有可能会对他产生性趣的同性同床呢…

“嗯。”答案马上就出来了,周泽楷,一个没有避嫌观念的直男。

江波涛不禁有点郁闷了,这人到底什么想法?考验他?逗他?这和一只小羊跑到大灰狼的地盘上吃草,还说“我相信你”有什么区别?

狼的内心几乎是奔溃的。

周泽楷觉得自己简直是计划通,这下江波涛肯定不会觉得他会有什么偏见,今晚之后他们的关系应该会更上一层楼。


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事,江波涛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他现在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他比较倒霉还是周泽楷比较倒霉了。

是老天爷在耍他呢?还是那个可恶的前房东在耍他?当初他刚搬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这房子哪儿都行,就是浴室设计的太酒店化了,玻璃隔断,百叶窗遮光。

问题就出在这儿,走光神器百叶窗。

一开始他也没注意到,虽然只有一个人在家,洗澡的时候还能看见外面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下意识就拉了一下变成全遮光,结果他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是看不到外面了,但在外面看得一清二楚啊…

因为百叶窗的设计问题,光的反射角度也不一样了,一面遮光,一面反光,所以在浴室不想走光的话就得牺牲一面。

完全的酒店作风,里面洗澡的人是可以看见外面的动静,但是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

江波涛真是大大的吐了口血,当初就不该图省事留下这种奇葩设计,周泽楷明显犯了一个和他当初一样的错误,拉了下百叶窗…然后他就全部看到了…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江波涛心里默念不要看不要看,这样太无耻了……可是脚就是挪不动,视线也移不开…

之前是帮周泽楷降温才这样那样的,而且当时他还在昏睡中,江波涛起的心思也没那么多,现在可是一副活生生的美人沐浴图,百叶窗虽然有一些隔断作用,但大体轮廓分明,更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味道。

江波涛痛苦万分,一面想做君子,一面又抵不住诱惑。

唯一有些庆幸的是周泽楷到现在为止都是背对着他的,最大角度也侧着的,没有走光的那么彻底,江波涛觉得自己忍一忍还是可以的,他似乎已经忘了之前还在纠结做君子还是小人的问题,倒有些认命。

不过马上他就后悔了。

周泽楷洗的很慢,也很仔细,估计是今天出汗太多让他不舒服了,洗着洗着就摸到了后面…一个有点隐秘的地方。

其实这个地方他也不算陌生,今天刚见过呢……他大概明白周泽楷可能被弄了几下有点不舒服,这会儿洗澡的时候想起来就顺便清洗下,润滑剂不多但是还是清理下比较好。

周泽楷洗的很艰难,一般人就是清洗也不会再往里去的,这种生疏而又小心翼翼的反应很正常,偏偏江波涛看见了,他恨不得进去自告奋勇帮他洗,但做这种蠢事估计会被摁在水池里畅饮一番。

早知道还是君子一点,这种便宜有什么好占的,他有点唾弃自己,更重要的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一天内禁不起几次这种诱惑。

这样下去,身体迟早要虚啊。

他低头看了眼下面。靠,澡白洗了。


周泽楷一出来就看见江波涛背对着他,身体有些扭曲。

他拍了拍江波涛的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抱歉,洗太久。”

江波涛这次缓慢地转过身,声音有点不对,“没事,我先去下厕所,尿急。”

周泽楷这才发现他捂着裆,眼睛也有些发红,看来憋了很久了,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歉疚,自己真是太磨蹭了。

他看到江波涛急匆匆去了厕所,准备擦擦头先休息。

擦了一会儿,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看了看全遮的百叶窗,始终没想起来到底什么不对,直到江波涛回来他也没想起来。

周泽楷的确很机灵,但有些时候只机灵了一半。

“早点睡吧,晚安。”江波涛出来之后变得有些正经,默默地整理起了被子。

这种目不斜视,柳下惠式的对待方式让周泽楷有点不高兴,仿佛在说自己还不足以吸引到他。

不过随后他又觉得自己这种想法相当有病,于是背过身去道了声晚安就再也没动静了。

江波涛不知道刚刚他被评为当代柳下惠的优秀代表,看着周泽楷的背脊,想起刚才的情景,身体还感觉一阵热一阵冷的。

天知道他多想把周泽楷摁在床上啪到天亮,男人之间的感情表达有时候就是这么直接。

他倒是想文火慢炖,先花前月下眉来眼去一段时间,然后音问相继两情相悦,最后水到渠成木即成舟。

但是周泽楷不让啊!

在他家又是湿身,又是自摸自插的,虽然都不是故意的,但结果还都是一样的。

经历了这么几出之后他有点睡不着,但又怕影响到周泽楷不敢老翻身,一时就僵在那儿。

周泽楷入睡的很快,就苦了他自己了。

哎,这可能注定是个不眠夜。

就在他长吁短噓的时候,一只胳膊缠了上来,没一会儿,一条腿也缠了上来。


我选择死亡。

他有些绝望地想道。



tbc

评论(18)
热度(59)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