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周江。江周可逆不拆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不混圈

【江周】逞强

联动阅读:《不堪》

配合bgm:《你还要我怎样》(歌词比我这篇长篇大论写的好多了)
我下手很轻,如果还是觉得虐,那一定都是薛之谦的错。
最后祝大家粽子节快乐。



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再一次站在了周泽楷家楼下,就像刚刚他不自觉地又一路跟着他的车一样。

他觉得自己已经脱离了以前那种生活方式,不再是战队的副队,也不再以周泽楷为中心。

可惜的是,每次只要有一点点和周泽楷有关的消息他就关注万分,就像一个偷窥狂一样,暗中观察着心上人的一举一动,却始终不敢再去面对。

就像今晚,他本来是不想参加那个活动,最后还是去了,原因无他。

他早早的到达了会场,没有携伴,环视一周后确定周泽楷还没有来,松了口气却又隐隐失望。

“江先生?这么巧你也来了。”是之前一位认识的女士。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不由得说起了江波涛以前的经历,他心不由衷,有的也只是寥寥几句的客套话。

本来他以为这会是此生最美好和幸福的回忆,却因为一段磨蚀的感情而变得有些尴尬不堪。

再次从他人口中听到“轮回”这样的字眼,他竟然觉得有点陌生,不仅是脱离了电竞圈太久,更重要的是现在周泽楷离他很近,自从他们分手后,第一次,这么近。

恍然如梦,不过如此。

周泽楷带着一身湿气进来的时候,他几乎是第一眼就注意到了,看着他习惯性地找了个角落猫着,像只小猫一样。

江波涛以前就这么觉得,虽然他知道形容一个身高超过180的男性为小猫有点可笑,但他就是喜欢,还记得他第一次这么称呼的时候,周泽楷红着脸唔住了他的嘴…

也许是他频频侧目,一旁的女士终于发现这一不寻常之点,落落大方的带着他去打了招呼。

江波涛觉得所有的难堪都在此时堆积了出来,遇见前队长一点招呼都不打实在是很不礼貌,可是他不敢,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周泽楷魅力不减,实际上这点曾让他很困扰,无论何时何地,就算只是微笑着站在那儿,他也总能成为瞩目的焦点。

这个人从来都不是他一个人的,这点他很清楚。

就算如此,看他不断地被人打量着,江波涛心里依旧醋海翻波,尤其是这个看起来很会自来熟的男人,他紧了紧牙关制止自己妄图失控的情绪。

最终这种情绪在听到陌生男人老友式的为周泽楷解释的时候有些溃堤,不礼貌不说,气度全无。

“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他又在自我安慰,或者说折磨。

他们已经分开很久了,没有抢不抢这一说法。

“其实我们关系也没那么好…”

这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也许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当时他们交往的很隐秘,每天都小心翼翼的怕被人发现,起初这是一种默契,渐渐的变成了周泽楷最害怕被人发现的秘密。

江波涛也知道,这种事不能公开,连每天朝夕相处的队友都没有发现他们不同寻常的关系,虽然有好几次都差点被人发现,他想着就这么承认算了,但是看看对方不怎么好的脸色就欲言又止,虽然他也不确定队友们是否真的一点都没有发觉。

上次跳舞还是很久之前,那时候他跳的女步,一开始是真的不习惯,后来他开始享受这为数不多能在公众场合和周泽楷这么亲密的接触,看他一脸认真专注的样子不逊于训练的时候,一时心动就偷亲了他。

周泽楷一脸不可置信,随后又慌乱地查看了四周队友的反应,觉得没有异样后又松了口气,脸上的红晕却久久没有消失,以至于被杜明嘲笑“副队你太笨了,看把队长气的脸都红了,要不要我教你?”这下周泽楷的眼里明显都带有委屈了,他不得不端正态度。

“都怪你。”

“是是,都怪我,现在开始我一定好好练习,队长一定不要放弃我。”

每次只要他一本正经的喊队长,周泽楷就有点不想理他。

“生气了?”他小声地问。

“没。”说着就偷偷掐了他一下。

直到现在,他才有点后知后觉,也许那个时候周泽楷也有点享受那种谁也不知道的甜蜜。

就算表面上责怪他,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生过气,就是这样,导致他越来越得寸进尺,甚至得意忘形。

一曲终了,他还闭着眼沉醉于往事,睁眼又是现实。

眼前看似良辰美景,奈何他无法欣赏。


他站在隔间的门前,迟迟不敢敲门。他知道周泽楷肯定又是酒喝多了难受,既心疼又无奈。

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呢?难道你过得不好吗?

事实上据他的观察,周泽楷应该过的还不错,他们各自分开之后又有了新的生活圈。

没有他,周泽楷依然过得很好,他不知道是该辛酸还是庆幸。

踌躇很久,他还是敲了门。

“江…”

“我马上回来。”

这种表现很不正常,应该说今晚他所有的表现都不对,没有想象中久别重逢的欣喜,甚至在周泽楷快要倒下的时候躲开了。

他怕他抱住了就不肯放手。

我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呢…

他有些自嘲的笑笑,和以前一样,他的嫉妒病又犯了。

一个普通的粉丝都可以毫不掩饰对周泽楷的爱慕,他却只能在一旁默默地微笑。

也许只有身体上的占有才能让他切实的感受到他们不同寻常的关系。

周泽楷是我的。

不过这句话是永远没办法说出口的。

他知道这样长此以往肯定会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想到最先开始受不了的反而是对方。

那段日子是他最不想回忆的,以至于现在站在冷风中都有些发抖。

分手又复合,分手又复合,队友们都感觉气氛很不对,那段时间他们都很疲惫,一段感情能禁得起多少折腾呢?

“是吗,我也受够了。”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就算再给一次机会,结局也是一样的。


雨又开始淅淅沥沥下,凭空对了几分寒意,江波涛看着手里刚刚从周泽楷袖口顺下来袖扣,不禁莞尔,这是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选的,感情没了,东西还要留着干什么…

他随手一扔,刚准备离开,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现在楼道口,他下意识的就躲了起来。

周泽楷只穿了件衬衣,在细雨中显得相当单薄,开着手机电筒不知道在地上找什么。

早知道就不扔了。

时隔多年江波涛还是能了解到旧情人的意图,看着他从地上捡起了什么,一时间竟笑得很开心。


如果我们再相见,事隔经年。

我将以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还能看到你这么开心的笑容,我也很开心。

不过不管怎样,这次他不想再受伤了。


Fin.

*出自拜伦的《春逝》,原句为: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
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s, with silence.

(翻译来自网络)

评论(24)
热度(50)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