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密码密码好像不对?!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从爱到爱过,我也是如此无情

不混圈,发病期

【江周】不堪

 @1124江周音乐站 《绅士》
一点肉渣写的我尴尬症都犯了。
有点虐?
联动阅读:《逞强》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黏着的像是要堵住呼吸。

就在这种令人烦闷的天气,还不得不出席一个活动,周泽楷习惯性地摩挲着袖扣。

和一身新裁量的合体西服格格不入,袖扣显然被打磨的光泽全无,只剩下沿边的一丝银光。

它也曾被摄影师赞誉过,得到这对袖扣之后,周泽楷几乎会在所有合适它的场合佩戴,频频出镜让记者们好奇心大涨,然而他也只是笑而不语。

光芒没了,烙印还在。

放不下旧物是念旧,放不下人呢。

周泽楷不想去深思这其中的意义,踏入会场之后他只想默默找一个角落待在,这点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变过。

冷气够足,他随手拿了杯酒就遐迩地靠在一个灯光较暗的角落,盯着手腕上的石英表慢慢地跳动着指针。

他等的人还没来,没必要暴露自己做不必要的社交活动。

“江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听说过去是…冠军战队的副队…”

“轮回,过奖了,都是以前的事了。”

“哎呀,我不太清楚这方面的情况,见笑了……”

不远处传来盈盈笑语,气氛正佳。周泽楷只觉得浑身僵硬,也许是冷气太足,但是他知道,不是温度的原因。

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遇见江波涛?

他瞬间觉得空气稀薄了起来,比外面还要低压。

“小周,你在这儿啊,找你好久了,怎么躲在这儿…”

一瞬间周泽楷恍惚中以为江波涛在对他说话,抬头一看,哦,只不过是今天的客户,这才是他要等的人。

刚要说话,却瞥见江波涛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挽手走来。

“周先生,你好。”浓烈的女性香水扑面而来,周泽楷下意识往后退,却停住了脚,“你好。”他点点头,微笑得体。

他不想让江波涛觉得他还不懂事,还是那个面对别人的发问和搭讪只知道微笑,或者答一两句无意义的话的周泽楷。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他的客户却已经和来人热络了起来。

而江波涛,一言未发。眼神也只是礼貌性地落在说话者的身上,始终没有看自己一眼。

表情还是很温和,但是周泽楷就是觉得他有些隐隐的怒气。

也许在不满他的女伴就这么轻易被陌生男人搭讪吧。

周泽楷望着他们相挽的手臂心里泛起了酸涩,但是和他有什么关系呢?毕竟当初是他疏远了对方,就算当时江波涛几乎苦苦哀求他,他还是冷漠地提了分手。

“周先生怎么不说话呢?是我唐突了,你们有要事要谈就先不打扰了。”女子面带歉意,有些关切地询问。

“哈哈,没事,小周他就是这样,太内向了。倒是你这位江先生也没有说话呢?我没有要抢你女伴的意思。”最后一句话是对江波涛说的,周泽楷和这位客户也算熟悉了,起初他觉得这个人气质有点像江波涛,后来发现他更油嘴滑舌。

世上没有一个人再比得上江波涛了,就算现在他们分手已久,周泽楷还是如此笃定。

“没有呢,说笑了,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是我们耽误了,慢聊,先走一步。”说着江波涛和女伴礼貌地挥了挥手便转身携手离开了。

周泽楷为江波涛突如其来的强势所愕然,他以前从不会这样,不会得罪任何人,除非有人出言冒犯。

“他不是你以前的队长吗?怎么你们都没有叙叙旧?”

“其实我们关系也没那么好…”

两人走的还不远,谈话声就这么飘入他的耳内。

是啊,没那么好。


周泽楷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酒,没发现已经好几杯入肚,舞池里成双的男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江波涛和他的女伴尤为出众,两人都沉醉于温柔的音乐中,柔情蜜意。

以前轮回也曾办过舞会,在女伴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内部配对,他仗着身高的一点优势要求江波涛跳女步,他也是第一次发现江波涛如此窘迫,几个简单的步伐练习了很久,害得他也陪着练习了很久,虽然他也甘之如饴。而现在,江波涛连男步也如此熟练优雅,但是舞伴已经不是他了。

没由得一阵泛呕,周泽楷来不及放下杯子就往洗手间奔去。

扶着冰冷的墙体,周泽楷在隔间里瑟瑟发抖,身体很热,恶心的感觉还在一阵阵涌上喉咙。

他努力扒在边沿,眼泪要被逼出来却怎么也吐不出来,只能无力地坐在地上。

周泽楷紧紧抱着双臂试图缓解身体不自觉的抖动,他抬头看着天花板上明晃晃的日光灯,仿佛回到了以前,他和江波涛还在一起的时候。

一只滑板,小心滑倒

“咚咚咚…”

“有人吗?小周?”

是江波涛。

周泽楷被敲门声和熟悉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他发现身体已经不抖了,但是腿麻了,站不起身。他只好慢慢挪到门口,抽出搭扣。

门打开之后,他差点倒在江波涛怀里,是的,差点,因为被躲开了。

“我去叫服务生。”江波涛转身就走,没有一丝丝犹豫。

“江…”周泽楷试图拦下他,但也只抓住了江波涛的衣角。

“我马上回来。”江波涛僵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径直出了门。


走出会场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服务生帮他叫了车,周泽楷发现车边还站着一个人。

江波涛还没走,但是他已经不敢去搭什么话。

“回家吗?”江波涛帮他打开车门,他踌躇了下就坐了进去,却被拉住了胳膊,周泽楷甚至以为他要和自己一起走了。

“路上小心。”他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就关上车门走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感觉酒醒的差不多了。

窗外的灯影斑驳,车里的空气还算清新,他蜷缩在后座上,却有点怀念那个狭小的隔间,混合着羞耻和兴奋的气息,像一场未做完的梦。

他还不想醒,梦就结束了。


Fin.

评论(29)
热度(45)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