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密码密码好像不对?!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从爱到爱过,我也是如此无情

不混圈,发病期

【江周】拒绝差评,从我做起 8

看的文少,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其实这个文一开始我并没有想要写到他们在一起那么远的情节,现在感觉玩脱了。



周泽楷喝着刚刚凉好的绿豆汤,百无聊赖地划着平板。

他身上穿着江波涛借给他的衣服,喝着江波涛煮的绿豆汤,面前还有江波涛的平板随他玩。

也许他真的是个好人,之前都是误会。

周泽楷是个很容易想开的人,按他的想法,他们今天见面前的所有交面都非常令人不愉快,但是江波涛不计前嫌又体贴地照顾他,已经说明他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再加上之前解决小妹那件麻烦事,足以证明他只是尽职尽责而已,是自己有点小心眼了。

想到这里,他甚至开始考虑起要不要和江波涛交个朋友。

在周泽楷不长的人生中,曾经有很多人想要和他交朋友,最终都只是变成了不近不远的关系。

不善言辞,又不是很有趣。

这是和他交往过的朋友基本一致的评价,也曾让他苦恼过一段时间。

不过现在的周泽楷倒是无所谓,他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来满足自己的需求,除了没什么人可以交流,他很满足,可以说已经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生活,突然多出来的人只会打乱他的生活节奏。

有害无利。

但是江波涛,可以试试。

刚才的对话几乎都是对方在引导,可是却让人很舒服,很自然。相比自己干瘪瘪的几句回话也只勉强做到了礼貌而已,可是江波涛看起来完全不在意。

真是个好人,周泽楷没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发了好人卡。

一碗绿豆汤见了底,他轻轻咬着碗边思量着。

江波涛怎么还不回来呢…好饿啊。


江波涛觉得自己节奏把握的很好,通过之前几次接触他总结出周泽楷这个人很固执,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却很能戳到点子上,他很肯定周泽楷对他的好感度已经上升了一个层次,现在只要保持稳定就好。

适时的提出“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吃点什么”这个话题让周泽楷的眼神又亮了起来,然后自己就义无反顾的出去买生煎去了,生煎还是现做的最好。

江波涛感觉自己在玩攻略游戏,当然攻略对象只有一个,一不小心就能选错选项然后GG,还不能读档。

手中的生煎香味扑鼻,他心里想的却是刚才周泽楷亮亮的眼睛。

到了家门口,他一摸口袋只摸出了钥匙…手机呢?!他一惊,明明记得走之前放口袋里的。

怀揣着也许是自己记错了手机还在家的期望,他决定还是先开门投喂周泽楷。

果不其然,一开门就看见周泽楷像等待主人已久的小狗一样站了起来,有点匆匆地走过来,手里居然还捧着已经空了的碗。

他接过碗,把生煎放在周泽楷手上,示意他快吃。

周泽楷几乎饿了一天,闻着味道就已经口水泛滥,但是他还是拿了一个凑到江波涛嘴边。

“你先吃。”眼里满满的都是【我懂不懂事】。

江波涛也不推辞,就着周泽楷的手很快就吃完了一个,完事还舔了几下带有油渍的手指。

“脏不脏。”周泽楷有些嫌弃的望了江波涛一眼,手指又在纸袋上擦了擦,却没怎么用力。

不给你吃了,周泽楷恨恨的想道,说着下一个生煎就进了他的嘴里。

“小周,你没擦干净啊,上面还有我的口水呢。”

周泽楷差点没一口噎在那儿,赶紧喝了几口桌上的水,才缓了口气,又听到江波涛说:”哎,那水也是我喝过的…”

周泽楷打嗝了,气的。

他边打嗝边瞪着江波涛,后者笑的一脸无辜,所以他决定剩下的生煎一个也不留!

“嗝…嗝…”周泽楷边打嗝边准备努力解决掉剩下的生煎,生怕江波涛一个不注意抢了。

“来,喝点水,新拿的杯子。”江波涛笑够了还是倒了杯水给他,“打嗝很疼的,有人曾经打嗝把喉咙打破了。”

周泽楷没什么反应,依然凶猛地打着嗝。

“你没被吓着?”

“嗝…听过,假…嗝…的。”

江波涛挠挠头,本来是准备吓吓他能
分散下注意力,没想到没什么用。

他有句话说的是真,打嗝的确挺疼的。

接下来他尝试了掐周泽楷手腕内侧,让他憋气,大口深呼吸等…不过都没用。

那块横膈膜就和磕了药似的疯狂自嗨中,怎么也停不下来。

“小周,别打了,再打我生气了。”

江波涛这种奇怪的威胁只能让周泽楷报以鄙夷的眼神,幼稚。

横膈膜不听话,我也没办法。

周泽楷如是想。

折腾半天一点效果没有,反而愈演愈凶,江波涛无奈,准备拿起手机搜搜看有什么别的方法,才想起来手机还在失踪中,寻了一圈他确定手机肯定是出去的时候掉了,确切的说是被人偷了。

“你…嗝…干什么?”

周泽楷看他开始摸摸到到,生怕他又想用什么奇怪的方法折磨自己,连忙捂住嘴模糊不清地说:“马上就好…嗝。”

似乎没什么说服力,他有点脸红。

这边江波涛怯于被心上人发现自己居然买个生煎的功夫就丢了手机这件事,一时也停住了手。

这个时候不说点什么就尴尬了。

“有话…嗝…说。”

没想到周泽楷抢了先,颇有占领主导权的意味。

“之前误会了…嗝…交个朋友。”

嗯,听起来毫无诚意,一副给你个机会抱我大腿的口气。

周泽楷汗颜,编排了半天说了这么句话,他现在供出生煎还来得及吗…不对,连生煎都是人家买的。

江波涛倒是考虑的认真严肃,“不,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周泽楷懵了,连嗝都忘打了,这就判死刑了?

刚才还心疼我打嗝难受…其实还介意之前的事,这个人…

周泽楷委屈极了,说实话难得有人会拒绝他,这种情况太少见了,以至于他现在不知道怎么办。

“哈哈哈哈小周你吓着了吧,你看你都不打嗝了,还是这个办法有用。”

江波涛笑得一脸得逞,但是发现周泽楷脸又冷下来之后就立马装作担忧地说:“不不不我刚刚开玩笑的,和周先生做朋友是我的荣幸。”

周泽楷一听江波涛又拿之前见面时候他故作冷漠的称呼拿乔他,有些不好意思。

“还是小周吧。”

“要不然叫楷楷吧,你的账号名是写…”江波涛故意逗他,他觉得周泽楷不好意思的时候可爱极了。

周泽楷瞪了他一眼,小声说:“我妈取的,懒得改。”

两个人又聊些有的没的,江波涛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周泽楷偶尔插一两句,气氛和谐。

就在江波涛考虑要怎么把他留下来过夜的时候,周泽楷却示意要回家了,有事。

“什么事?急不急?我送你。”

周泽楷看了眼江波涛的电脑,心里有点不想走,倒不是他产生了多大的感情,就是懒得动了,没什么大事,就是他代练的游戏晚上六点有个限时活动,虽然不是必要的,总觉得错过了有点可惜。

“你知道《迷城》吗?”

“游戏?知道但没玩过,怎么?”

“六点有活动。”

江波涛一听松了口气,“多大事啊,我现在就下,我家网速可快了,来得及,你等着。”说着就跑到电脑前开始鼓弄。

江波涛不玩游戏,虽然以前也玩,但是工作了之后没太多时间耗在上面,就慢慢搁下了。

看来以后要花点时间在这上面了,江波涛暗想。

他没办法把周泽楷绑在他家,又不可能天天上门堵他,虽然这种类似于网恋的方式挺扯的。

周泽楷一旁看着没什么事就开始刷某宝,说起来这还是他们认识的契机呢,他没发觉自己已经不由得嘴角上扬,指尖也轻快了起来。

刷着刷着就收到条他以前没见过的消息提示,好像是新出的一个“问大家”的提问机制,没想到抽到他了。

问题详情
评论里有个差评说客服骚扰的,是哪个客服啊?真的吗?

共三条回答

卖家
亲,请善用提问机制,不要问与本店产品无关的话题。谢谢合作。

已买的人
我也不造啊,感觉他家客服态度蛮好的啊

已买的人
我也想知道是谁,有人爆料吗?


周泽楷有点心累,感觉闯祸了,现在他们已经是朋友了,要是江波涛看到这个会怎么想,卖家回答肯定不是他,不过他迟早会看到这个。

这个人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同行派来的黑子吗?

他不由得恶意得想。

他看着一脸兴致勃勃在浏览游戏官网的新朋友,感觉像是自己放了个冷箭,突然就让他中招了。

周泽楷有点害怕这会影响他们刚刚才建立起来的友谊的桥梁,决定放下手机乖乖呆着一边,等江波涛不清楚的时候适当提点一下。

江波涛看着突然凑过来的周泽楷有点奇怪,只当他是无聊了,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江波涛信守了承诺,没到六点游戏就安装完毕,周泽楷冲他笑笑就登陆了上去。

江波涛这才发现周泽楷有着一双不亚于他的脸的手,纤长白皙,骨骼分明。

屏幕上的操作也很漂亮。

唯一不和谐的就是他的游戏ID:我爱吃鸭脖。

这个名字让江波涛好一阵无语,楷楷最可爱是妈妈取的,这个总该是自己取的吧……

顶着这种ID的操作,江波涛不禁同情起了游戏里其他玩家,太出戏了。

“小周,你好厉害,能不能带我玩玩。”听着像死皮赖脸在新手村逮大腿抱的小菜鸟。

“我没时间。”周泽楷下意识就拒绝了,毕竟是工作,没办法分心。但想一想又心软了,“呃…等我结束,教你。”

“嗯。大神求带。”江波涛感觉已经布好了网,就等他跳进来了。

限时活动结束的很快,周泽楷退了账户让座给江波涛,看着他敲上“无浪”两个字作ID,想起小妹吐槽他这个名字,不由得“噗”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是不是笑我名字,不许笑。”说着江波涛就要去闹他,吓得周泽楷连忙投降。

周泽楷心情很好,感觉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以前他觉得很人交往很麻烦,尤其出了学校之后,社会规则太多,他不喜欢,干脆封闭自己,但是现在,他看着江波涛一步步按新手教程操纵着屏幕上的小人跑来跑去,没有一点不耐烦,感觉可以坐在这儿很久很久。

“小周你看,有大新闻。”

周泽楷一看,世界消息刷的飞快,大概意思是游戏里一个很著名的工会的会长夫人原来是个用女号的男人,俗称人妖。

“这种事应该很多吧,网络上真真假假的谁知道啊,不过看这个会长像是一直知道,真爱啊。”

江波涛就当看了个八卦,本来他也不在乎这个,但回头一看周泽楷的表情,暗自心惊。

周泽楷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头,像是想起什么不好的事,凉凉的说:“我不喜欢男人。”

江波涛一愣,嘴有点张不开,干笑了两声。

“好巧啊,我也是。”



tbc

评论(8)
热度(58)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