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去了

周江。江周可逆不拆

不定时发刀子,慎关

只写自己喜欢的,ntr是底线

不混圈

【江周】拒绝差评,从我做起 7

看的文少,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这章很雷,慎入。



为了今天能早点出来进行监视活动,周泽楷昨晚特地熬夜多刷了一会儿游戏,所以就算一路从家里走来餐厅之后感到头晕晕的发汗多,他也只是以为是睡眠不足加上天气太热导致的。

直到最后瘫软在江波涛怀里他才发觉大事不好。

“中暑了?”他听到江波涛说。

“走吧,我们去医院。”说着江波涛就扶着他去路边打的。

“不…去医院。”

周泽楷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他一个人身高超过一米八的汉子居然惧怕去医院,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低头,只不过是中暑而已,他扛得住。

之后的事他就没什么印象了,朦胧中感觉有人帮他脱了衣服,没一会儿感觉有个硬硬的东西插进自己的后门,他想挣脱却被紧紧按住动弹不得…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而且,只穿了一条内裤……


在餐厅的时候江波涛就发觉周泽楷有些不对劲,就算是常年不接触阳光的人脸色也不该是这样的。

后来,周泽楷突然倒在他身上,体温有些不正常,感觉像是中暑,他第一反应就是先打的去附近的医院,但是没想到周泽楷困难的请求他不要去,死死地巴住他的衣服不放,态度坚决。

想着最近这种天气医院里肯定挤满了急性病患者,没办法,他安抚了两句,决定暂时先带他回家,不管怎么样先降温再说。

在车上的时候他想先脱掉周泽楷身上的外套散散热,但是鉴于周泽楷还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不放,这项工作就搁浅了下来。

不过他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大热天的周泽楷还要穿件外套,本来以为是防晒的,后来发现这件外套居然还有点厚度。

周泽楷难过的直哼哼,江波涛和司机借了片湿纸巾,贴在他脸上。

“乖,马上就到了。”

不得不说,周泽楷看着挺瘦,但毕竟身高摆在那儿,骨头架子也是挺重的,他和司机一人一边才把一滩烂泥似的周泽楷架回家门。

幸好最近天热,江波涛在家准备了不少防暑药用品,他先去打了盆温水,准备好冰袋等,就开始扒周泽楷的衣服。

江波涛一边扒还一边惊奇,他居然穿了三件,一件外套,一件长袖,还有件短袖…

这是从另一个季节穿越来的吗…江波涛不由得吐槽道。

扒了衣服还有裤子,想了想,留了条内裤。然后就开始擦身子,搁冰袋,抬高双腿。

期间周泽楷一直没什么反应,但是看起来情况还好,应该只是轻度中暑。

不过为了防止万一,江波涛还是决定测一下肠温。

江波涛拿了一只没用过的肛用温度计,细细的用酒精消毒了一下,涂上润滑剂放在一边备用。

岂止为此都没问题,他拿起棉签准备帮周泽楷清理一下的时候,问题来了。

要测肠温的话最好的姿势是侧卧或者趴着,可是现在周泽楷这种情况显然是不适合再翻身摆弄,只能正面上了。

这画面想想就很糟糕……

江波涛深吸了一口气,扯下周泽楷最后一层遮羞布,然后就恨不得自己可以自带马赛克。

可是该做的是还得做,他屈起周泽楷的双腿,尽量张开好露出接下来要插入的部分,轻轻用棉签清理了一下,又再涂了遍润滑剂,插入水银部分,基本成功。

不得不说他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周泽楷还是嗯嗯啊啊地挣扎了起来,毕竟身后进入了一个东西肯定会不舒服,江波涛只好按住他的双腿。

虽然和自己预期的场景有点出入,毕竟到时候插入的应该不是温度计。

就当练习了,江波涛安慰自己道。

同时说服自己小周后面的第一次并没有给温度计。

但可能是异物的关系,周泽楷俨然有越夹越紧的趋势,江波涛生怕水银不小心碎在里面,无奈,只好按了按他的臀部想促使他放松下来。

手感不错,江波涛感叹道。

接下来就只要再等三分钟。

世界上最漫长的三分钟。

“可折磨死我了,小周。”

江波涛的小兄弟也抬起了头,表示同意。

测完肠温问题不大,江波涛急着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走之前还是给周泽楷盖了层凉毯,放了个小风扇吹着,想了想还是给周泽楷喂了点藿香正气水,但全被他喷了。

看看周泽楷状态还算稳定,江波涛决定暂时先去浴室清理一下自己。

清理完之后他洗了两人的衣服,然后在一堆外卖单子上都没找到绿豆汤的供应后,从柜子里翻出了一袋还算新鲜的绿豆,尝试着用网上的方法煮汤。

期间又回去看了几次周泽楷,都没醒。


等他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周泽楷呆呆的靠坐在床头。

“小周,感觉怎么样?”

听到江波涛关切的声音,周泽楷这才回过神来,扫了眼面前只穿了条大裤衩子的男人,又想起自己现在也很十八禁的造型…

满满的事后即视感……

周泽楷有些生无可恋,脑子里刷满了弹幕,一时间不知道该质问什么,只能瞪着江波涛,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江波涛只当他是刚刚恢复还没好,就想掀开凉毯再测一下肠温。

“既然你醒了,那我们就再来一次。”他故意说的暧昧,果然吓得周泽楷立马按住了他的手。

“来什么…”

“测肠温啊。”说着江波涛举起了温度计,脸上还带着小小得逞的笑容。

周泽楷撇了他一眼,抢过温度计,有些诺诺地说:“我自己来。”

“…那你小心点,润滑剂。”

江波涛有些不甘心地放下润滑剂就走到一边电脑桌旁坐着玩手机分散注意力。

温度计啊温度计,为什么你只是个温度计呢?

江波涛气结。

周泽楷也很尴尬,肛用温度计比口用要粗短一些,他此时感觉拿了个烫手山芋似的,想想这个刚刚已经插入过某个地方就没办法再换个地方用了。

哎,罢了罢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周泽楷了。

周泽楷认命地涂上润滑剂就往里插,不过这毕竟是个出口而不是插入的地方,有点粗暴的动作让周泽楷不由得“啊”出了声。

“小周?进去了吗?要不我来。”

“不用,进…去了。”

看见江波涛突然站起来吓得他括约肌一紧,连忙拒绝了他的热心帮忙。

一想起在他昏迷的时候江波涛也是这样做的,周泽楷简直要羞愧而死。

结束后他背对着江波涛躺在床上,脸蒙在毯子里,听着江波涛貌似专业人员的诊断,一言不发。

脸还是很烫,心跳也很快。

中暑还没好吧,他想。



tbc

评论(11)
热度(68)

© 不回去了 | Powered by LOFTER